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霍波洋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书写

2008-08-21 15:13:1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霍波洋
A-A+

  一
  中国文字起源于自然事物。由早期的象形文字到今天的简体字,完成了由象形符号至抽象符号的转化过程。虽然中国文字不断的向符号演变,依然残留着自然中的影像,这不同于拉丁语系保持着纯粹的抽象符号形态。
  无论是哪一种文字,作为符号的存在,都是对于秩序的建立,人们通过对于文字符号认知,了解文字所表达的思想。文字符号的抽象化,简化了文字符号的构成,形成了文字符号系统对于人们认知规则的建立。
  一些人认为:文字作为符号是无机的、机械的,并不强调太多的情感注入,也不强调符号自身生命力的呈现。其实不然,在这种无机、理性的背后,文字本身也具有自身的抽象形态和抽象情感。在某种意义上,文字的形象也具自身的抽象审美规律。简单的讲:拉丁语系中的字母“A”的抽象语言是稳定感,“S”表现了优美与流畅。中国汉字的“中”字,表现的是平衡感,“不”表现了相对对称,“力”具有力的感觉。是否可以这样推想,在创造这些文字之初,就已经在文字的构成形式中融入了他们的审美意识。因为,文字的基本构成形式包含了抽象的基本因素,体现了平衡、力量、韵律、节奏等抽象审美规律。
  艺术中的符号同文字的符号一样,也源于自然事物。“审美经验的建立最早来源于生活,它与人们以往生活中的经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长期的重复使用中,渐渐成为今日的审美规则。符号是审美规则中的组成部分,也是来源于生活的审美定律。
  符号的形成在于生活本身:当你想用一个图形表达你的意识,你可能随手创造了一个符号。当你想准确地画一个坐标点时,你画了一个很小“+”字线,这个视觉符号传达给你的是一个精确的点,它收拢了你的视觉范围。当你想把门封住的时候,你用了两根长木方,钉了一个很大的“X”字线,这个符号传递给你的视觉感受是“禁止通行”,它放大了你的视觉范围,给了你一个面。当你驾车行驶在道上,你会按箭头所指的方向行进,因为我们都是当代的“惊弓之鸟”我们从古人那里知道箭射出去是有方向的。“箭”字本身也是有方向的,它指竹子向前行进。当你看着向上翘着的东西时“U”心情总是感觉在笑,是因为人们笑的时候嘴也在上翘,上翘的东西也如同我们儿时用的摇椅,不停地摆来摆去,感觉很自由。如果上翘的东西翻过来就是哭。因为人们哭的时候嘴向下拉。另外下拉的“n”有两个稳定的支点,使这个“形”一点也不能动,感觉很死板。
  在建筑中同样具有这些抽象符号的暗示。埃菲尔铁塔的崇高与“箭头”相关联,它具有强烈的向上的方向性。悉尼歌剧院的温暖与轻盈,使我们想起了东北的棉被和羽毛,因为它的力量是由上至下,给你的感觉是呵护和抚爱。凯旋门的庄重使我们想起了椅子,在英文中“Chairman”也是座位的意思,座位的稳定是不能被推翻的,它的水平线和垂直线都构成了稳定的视觉语言。”@
  这些都是生活中的符号所产生的审美经验,逐渐形成了具有共性的审美规律,对于这些审美规律的理解,是人们在生活中的审美经验积累。
  中国文字来源于自然,艺术中的符号也来源于自然。“对自然中的审美现象和艺术中的造型定律要知其所以然:就如同国家有国家的法律,人的行为也有自身的规范,我们写字是为了让别人看懂,我们说话是为了与别人沟通。视觉经验也存在着共性,在艺术作品中采用视觉符号是为了正确表达我们的主观意图,如何正确地使用符号、掌握符号和创造符号是检验我们造型能力的另一个标准。”@
  《双重基础》—抽象造型基础 霍波洋 吉林美术出版社2006年第二次印刷 第165-166页
  《双重基础》—抽象造型基础 霍波洋 吉林美术出版社 2006年第二次印刷 第5页
  二
  每一个民族文字形态和文字构成方式的不同,形成了不同民族潜在的审美习惯。中国汉字除具有文字的一般功能外,因其独特的方块字体,丰富的形态,复杂的组织结构,多变的笔画和组合,产生了独特的审美价值。
  在中国文字诸多结构形态中,平衡是最基本的构成形式,也是中国文字的基本特点。黄自元在《楷书间架结构九十二法》中讲到:“两平者左右宜均,三合者中间务正。”强调的是中国文字结构的平衡。但是中国的文字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对称,因此不是绝对意义上的平衡。
  古代文人的书法:在不平衡中追求平衡,在平衡中追求不平衡,是对于平衡视觉审美规律的运用。艺术中对于平衡视觉审美规律的运用妙处也在于此。在最常见的人体中,如果我们把人体的运动看成为一个字,平衡的意义在它们之间的共同点是显而易见的。“自从人类站立行走以来,平衡就成为人类的一个重要审美标准。人们在生活中失去平衡,意味着两者在对抗中胜负的产生,生理上的疾病或死亡。平衡是人类长期以来在生活中的实践,逐渐成为了艺术上的审美标准。在学习人体写生的作业中,我们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重心”。重心是指人体站立时,从颈窝到两腿重力中心点的垂直关系。芯棒是我们三围立体的理解重心的另一种思维方式,它同我们对羊肉串钎子的理解有共同之处。”@中国书法和人体的运动一样,平衡是它们的生命。
  《双重基础》—抽象造型基础 霍波洋 吉林美术出版社 2006年第二次印刷 第142页
  书法的平衡是指:围绕中心线所形成的均衡配重关系。在字的结构中,偏旁部首围绕中心线共同形成相应的平衡搭配。在构图中的中心线也成为支点,其它笔划与其构成平衡关系。
  在人体的运动中平衡是指:围绕芯棒所形成的均衡配重关系。在构图中芯棒往往成为轴线,其他物体围绕轴线共同形成相应的平衡搭配。在构图中芯棒也往往成为支点,其它物体与其构成平衡关系。
  在现代主义抽象雕塑语言中,平衡同样成为最基本的创作语言。
  1995年在雕塑《国风》的创作中,我尝试了对于中国书法抽象构成形式的借鉴。创作的初始,考虑作品拟建于北京这个中国历史文化古城的特定文化背景,同时北京西客站的建筑又采用了传统的建筑符号,形成了特定的环境。因此在这些特定前提下的雕塑,选择中国传统文化符号是理所当然的。首先,借鉴建国门“观象仪”的基本形式,以雕塑中心点为心点形成的十字线,构成了构图的基本骨架。这也是对于中国书法抽象因素的平衡与对称的理解,是对于中国书法抽象审美规律的运用。
  三
  中国的书法艺术寄生在汉字母体之上,没有汉字这个母体也就没有书法艺术。书法艺术在汉字的基础之上揉入了古代文人的主观情感。“行气”是主观情感得以体现的重要手段之一,“行”具有物理属性,“气”体现了人格性情。“行气”是书写方式的精髓。在书写时的“行气”把每一局部联系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气韵贯通的整体,这个整体是书写者的精神体现。
  笔墨工具与材料使用上的随意性,提供了心灵泼洒的方便,使个性的表现更加充分,书法在毛笔工具使用上,使书写过程中的每一个局部产生用笔的变化,从而产生了力的方向,为“行气”提供了基础。书法形态中的“曲中求直,直中有曲”,以及在草书中体现的“雄爽流畅、飞腾作势”,都以“力”的方向为“行气的基础”,是书法家的精神与“力”的结合。
  九一八历史博物馆主浮雕墙《国难》,在设计上对于书法的借鉴显而易见。《国难》的构图基本上是一条线,从线的趋势上看雕塑表现的是一条直线,因为直线产生方向和力量,构成主观情感的总体趋势—低沉、向下,是“力”的方向的确定。在直线的形态上也包含着不同的曲线因素,曲线因素是直线所表现情感的丰富和补充。“我国的书法形态中的直线是曲中求直,直中有曲。实际上,在艺术表现形式中直线所具有的严格性、抵抗性以及曲线所包含的饱满性、完整性是艺术家通过具体的形式表现出来的。它在艺术作品中,起到了平衡人的视觉心理作用,这是共通的。因此,我们常说线是具有精神性的,日本近代画家村上华岳就说过:“线是贯穿整个宇宙的最根本的东西。”他称之为“心线微妙”,也就是说他看到了线背后存在着作者的精神。”
  《法度、形式、观念》胡传海 上海书画出版社 2006年1月第一次印刷 第87页
  对于书法中“力”的感悟,符合一般概念上的审美体会。“在物理学中对于“力”是这样分析的:力是具有方向的,力可以改变物体运动的状态和形态。力有三要素:即力的大小、方向和作用点。这是物理学中对于“力”的解释。视觉艺术中“力”千变万化,它不像物理的力有一定的规律性和科学性,有别于物理中的力,它是一种视觉感受的传达。”但是视觉艺术中“力”同样存在着力的大小、方向和作用点这三个要素。视觉中力的大小,往往与形状的角度、体量、材质相关。力的方向,也与图形的形态有直接关系。力的作用点,往往是力方向的起点。
  力的三个基本要素,能够在视觉艺术中改变作品中视觉的运动,传达作者的主观的精神。我们将视觉艺术中无物质属性的“力”称之为—视觉力量。”
  书法中的“力”与视觉艺术中的力一样,同样具有“力”的三要素:力的大小、方向和作用点。在书法过程中的,起笔、行笔和收笔,体现了力的运动。“就方向性而言:物理中的力可以使物体运动,视觉中的力也存在着方向性和视觉运动感。当物体以一个绝对球体出现时,它不具有方向性。当这个物体拉长时,物体就出现了轴线,力沿着轴线向两个方向发展。当我们把这个拉长的物体切去一块时,就出现了力的作用面,力在作用面的作用点上向相反方向发展。”@在书法中的起笔往往是“作用面”的形成,在行笔的过程中产生“力”的方向。每一个笔画力的方向产生的连续性,构成了“行气”的视觉基本规律。书写方式是书写者主观精神的体现,而“力”是书写方式得以表现的重要手段。
  雕塑《国风》在局部处理上的“行气”,利用每一个局部“力”的方向,把每一局部联系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气韵贯通的整体。注重每一个局部独特的情感特征,由局部的书写方式,构成整体的书写方式。由局部的“力”,构成整体的力量,从而形成的整体主观意图表现。书法在抛去它的文字意义之后是抽象的,雕塑《国风》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抽象的。对于中国书法的借鉴是作品内容和形式上的需要。
  四
  中国文字的构成形式包含了基本的抽象因素。首先,中国文字各个朝代的书法都具有不同的抽象审美倾向。不同人创作的书法作品因其个性的不同,产生了不同的风格,这些风格的审美特征是抽象的。中国文字的基本构成形式和书法作品都包含了抽象的基本因素,平衡、力量、韵律、节奏、空间等抽象审美规律,既作用于书法,也作用于其它视觉艺术。
  中国文字的抽象形态与艺术中的抽象符号具有相通之处。中国文字中的每一个部分都具有相应的抽象视觉倾向。因此,中国文字的美与它的抽象形态相关联。中国文字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抽象语言宝库。对于中国文字的学习除了了解它的含义之外,文字的抽象形态也应该得到我们的关注。
  Xxx
  1995年北京首次面向全国范围征集雕塑方案,北京西客站南北广场雕塑方案的征集是这次征集的内容。我多次去北京都感到北京建国门上的“观象仪”即为远古的象征,也有着经久不衰的形式美,很适合西客站南广场的特定环境,它构成了《国风》创作的雏形。以龙为内容,采用“观象仪”的基本形式,吸收中国书法营养,是《国风》创作的基调。并组织了五个同事,围绕这一基调设计了三套方案。其中第一方案在征稿中获一等奖,评委会建议此方案为西客站南广场采用方案。
  Xxx
  九一八历史博物馆主浮雕墙《国难》的设计是在高十四米、宽七十米,如同一张白纸的墙面上留下的一条墨迹。在设计时从几十张在主观意图主导下流淌的线中,选择出的最符合“九一八”意象特征的一条。线的整体趋势是向下的、沉重的、饱经风霜的。作品完成时,这条线构成了我们头顶一块由40吨青铜铸造的岁月风雨,记录着历史,今天我们希望漂浮的岁月从此一刀两断,永不见风雨。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霍波洋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